移动版

关联公司占用资金 腾邦国际陷“债务危机”

发布时间:2020-05-11 18:28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翁榕涛赵毅广州报道

作为中国商旅巨头的腾邦国际(300178)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178.SZ,以下简称“腾邦国际”),今年以来已经累计收到多封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和问询函。

5月6日晚,在腾邦国际披露2019年财报后的首个工作日,深交所下发了问询函,其中列举了51个问题,主要涉及子公司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游国旅”)失控问题、控股股东及其关联人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以及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下滑、部分业务毛利率下滑问题等。

腾邦国际因为严重的“债务危机”受到关注,此前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内容显示,截至4月27日,公司及合并报表内的子公司债务金额为30.80亿元,逾期金额为21.20亿元,主要欠款对象为各大银行地方支行等金融机构,多项欠款涉及诉讼和仲裁。

针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如何解决债务危机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致电腾邦国际董秘办,对方表示,“公司已经收到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正在着手进行回复,暂不接受任何采访。”

债权人撤回破产清算申请

在债权人撤回破产清算申请后,腾邦国际暂时逃过一劫,但从年报披露的信息来看,其现状仍然不容乐观。

4月30日,腾邦国际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腾邦国际实现营收32.97亿元,同比下滑32.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76亿元,2018年同期为盈利1.68亿元,同比下滑1039.49%。自2010年上市以来,腾邦国际首次迎来亏损。

腾邦国际方面表示,报告期内,受到金融去杠杆以及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公司融资受限、资金流动性紧张、部分子公司因票款欠款行为被国际航协终止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导致机票代理业务经营规模大幅下降,出现业务亏损。

公告显示,2019年,腾邦国际扣非净利润-14.38亿元,同比下滑4733.8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5.37亿元,同比下滑63.48%;因为期内借款增加,腾邦国际财务费用为2.77亿元,同比上升35.37%。

仅在年报披露的前一天,腾邦国际还在“破产清算”的边缘徘徊。

4月29日,腾邦国际披露公告称,收到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深圳中院准许申请人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下称“中信银行深圳分行”)撤回对被申请人腾邦国际的破产清算申请。

中信银行深圳分行与腾邦国际于2018年7月17日签订《综合授信合同》及补充协议,综合授信3亿元,期限截至2019年7月4日。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合计向公司发放了14笔流动资金贷款3亿元。腾邦国际与中信银行深圳分行是否达成相关协议,从而促使对方在短短10天内撤回了破产清算申请,外界尚不得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27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腾邦国际披露的未还款债权主体中已经不存在中信银行深圳分行。

“中信银行深圳分行作为债权人,有权提出破产清算,但并不意味着债务企业将面临破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记者分析,“从腾邦国际近两日股市表现看,中信银行深圳分行或不能提供腾邦国际具备破产的条件,因此提起诉讼并撤回破产清算申请不排除是一种对腾邦国际偿债的敦促手段。”

破产清算申请的撤回,并非意味着腾邦国际已经远离了债务危机,相反,诉讼、仲裁案件正在不断增加,4月13日,已披露的诉讼、仲裁案件为43件,新增诉讼、仲裁案件15件;4月27日,新增诉讼案件13件。梳理可以发现,案件主要是合同纠纷,涉及拖欠旅游团款、租金和押金费用等。

“公司流动性出现困难以及新冠疫情影响导致未及时偿还相应债权人的贷款、货款等债务,已对公司业务开展造成较大影响。”腾邦国际方面在公告指出,截至4月27日,公司累计诉讼金额20.76亿元,涉及的诉讼案件均为经营性诉讼,其中金融机构涉诉案件金额为17.13亿元,占合计诉讼金额的82.48%。

跨界金融的腾邦国际,金融业务发展在2019年受到不小的挑战。据2019年财报数据,具体到业务而言,商旅服务收入29.47亿元,同比下滑31.76%;金融服务收入3.5亿元,同比下滑38.35%。

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也指出,报告期内,商旅服务毛利率为2.73%,相比上年同期下降9个百分点,金融服务毛利率为-7.04%,大幅下降51.65个百分点,请按细分产品及细分服务、结合成本变化情况详细说明毛利率大幅下降的原因。

在去年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公告中,腾邦国际指出支撑其2018年盈利的主要是金融服务。据公告披露,2018年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融易行”)等四家金融子公司贡献了约1.22亿元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仅融易行一家公司就贡献了约1.21亿元。

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认为,“腾邦国际的金融驱动旅游的发展模式,在市场的上升期是比较可行的,但在2016年后二级市场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资产价格处于下行阶段,对于腾邦国际来讲,再通过收并购资产进行扩张也遭到一定挑战,可能因此出现流动性危机。”

此外,腾邦国际今天所面临的局面,与其大股东及关联公司过度举债并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有直接关系。截至2018年末,包括大股东腾邦集团等关联公司通过租赁押金、流动资金等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往来余额共20.5亿元,其中大部分为非经营性占用。

受关联公司占用资金“拖累”

事实上腾邦国际自去年起便麻烦不断,债务违约、银行账户冻结、多位高管辞职等。今年以来,在疫情冲击下,受旅游及机票代理等业务的影响,主营业务为航旅的腾邦国际更加艰难。

根据4月9日腾邦国际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2020年1月~3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500万元~7000万元,上年同期则盈利2070.97万元。

在腾邦国际债务缠身的同时,其长期受到关联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据去年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腾邦集团及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公告,截至2018年末,包括大股东腾邦集团等关联公司通过租赁押金、流动资金等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往来余额共20.5亿元,其中大部分为非经营性占用。

正是资金的被占用,也直接导致上市公司资金面的紧张,有多个银行账户出现被冻结的情况。据上市公司财报,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腾邦国际其他应收款14.1亿元,接近2018年末数据的两倍。

盘和林指出,“相关监管部门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一直是持严格限制的态度,且近两年相关监管部门已经着手清理大股东占用资金,但是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已经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这也是目前肃清资本市场,建立公平公正市场规则的重要方面。”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腾邦国际流动负债58.83亿元,其中短期借款33.6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52亿元,拆入资金3.57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仅6.8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6.8%,公司涉诉债务金额不断攀升。

除了债务危机,子公司为腾邦国际带来困扰。回顾腾邦国际2019年半年报,可以发现对公司净利润贡献达10%以上的只有融易行、喜游国旅,去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净利润697万元、7221.41万元。

4月20日,腾邦国际披露《关于子公司喜游国旅失去控制的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喜游国旅拒绝配合公司及年审会计师对其2019年度财务报表的现场审计工作,导致其2019年度审计工作不能正常进行,公司对喜游国旅已失去控制。

喜游国旅曾是腾邦国际重点推进的收购项目,但自从去年9月开始,腾邦国际发现喜游国旅被史进等管理人实际控制,拒绝执行公司经营决策,拒绝接受人事任命、提交财务报表以及接受审计等,腾邦国际因此认定子公司喜游国旅已经“失去控制”。

2018年6月披露《关于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向用于收购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腾邦国际以3.34亿元的价格收购喜游国旅41.73%的股权。收购后,喜游国旅的业绩承诺为2018~2020年的净利润不低于8000万元、1.10亿元及1.25亿元,如业绩承诺未完成,将调整后期对价支付金额。

腾邦国际方面表示,喜游国旅2019年业绩承诺为净利润不低于1.10亿元,但考虑到其2019年1~9月净利润仅为2925万元,业绩完成率仅为26.59%,因此预计喜游国旅2019年无法完成业绩承诺。针对喜游国旅未完成业绩承诺的情况,腾邦国际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当时签订股权收购合同的深圳市喜游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履行回购义务。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