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破产边缘的腾邦国际

发布时间:2020-04-23 07:01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刚刚宣布子公司失控的腾邦国际(300178),又陷入了“被破产”的困境。4月21日深夜,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于4月17日收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书》称,申请人中信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申请对公司破产清算。腾邦国际表示,本次事件属于债务人非自愿破产,目前公司已向法院提交异议书,正积极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巨额债务、数十起诉讼、子公司失控……如今的腾邦国际,生死存亡似乎已在一线之间。

四面楚歌

根据公告,中信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曾为其提供综合授信人民币3亿元,期限自2018年7月17日起至2019年7月4日止。而截至本公告日,贷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等均未归还。

公告提出,目前,腾邦国际破产清算申请是否被法院受理,公司是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不排除债权人因债权到期无法受偿,对公司资产、银行账户等进行查封冻结,乃至对公司资产进行拍卖处置。

截至发稿时,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联系腾邦国际,但其官网联系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有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近年来,该公司的资金链问题是逐步显现出来的,此前,腾邦国际大量收购企业虽令其市场份额有所提升,但同时也形成了较大的资金负担,“尤其近期腾邦国际旅游板块收入基本为零,巨额的债务已让该公司难以承受”。该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腾邦国际已经拖欠大量加盟分公司、供应商的质保金、押金,还有至少10家子公司的保证金。

这位知情人士称,个别腾邦国际旗下旅游企业,手中至少有1亿元的欠款尚未向其追回。

与“外忧”同样棘手的还有“内患”。就在4月20日,腾邦国际还曾发布公告表示,子公司喜游国旅已经失去控制,该公司拒绝配合腾邦国际及年审会计师对其2019年度财务报表的现场审计工作,导致其2019年度审计工作不能正常进行,公司不再将喜游国旅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4月21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收到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其就喜游国旅进行详细说明。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其实腾邦国际与喜游国旅之间的问题并非“一日之寒”,喜游国旅前期也收购了部分旅游企业,但总体经营情况不够理想,后期也出现了一些资金压力。“喜游国旅曾试图进一步获取腾邦国际股权以强化自身话语权,但最终双方并未就此达成一致,此后,双方‘不和’的关系愈演愈烈,矛盾积累了近两年。”

跌落神坛

2011年,腾邦国际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官网自称为“中国商业服务第一股”,由此开启了业务扩展的历程。腾邦国际从机票分销业务起家,逐步将业务板块扩展至旅游、金融等多个层面,曾一度是业界公认的国内票代“龙头”企业。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以前,腾邦国际年净利润均维持在数千万元左右,2014年起,腾邦国际在旅游市场集中发力,开启了“买买买”之路,净资产规模由2011年一季度末的9.39亿元最高提升至2018年三季度末的29.44亿元。一时间,腾邦国际可谓风光无限。

然而,进入2018年,腾邦国际快速扩张背后的隐忧逐渐浮现,各路“麻烦”接连找上门来。仅2018年内,腾邦国际就因拖欠BSP遭到国际航协连续三次警告。此后,又有媒体报道,腾邦国际仅仅在BSP、票代欠款、员工欠薪方面的资金缺口就近3亿元。

2019年,腾邦国际更是风波不断。去年8月9日、8月21日,腾邦国际分别发布公告称,因发生BSP票款欠款行为,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终止了与子公司的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并取消了相应公司的国际航协认可客运代理人资格;同月,腾邦国际还对外披露称,公司共有45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冻结资金1848.29万元。

最终,跌落神坛的腾邦国际交出了上市后的首次亏损成绩单。数据显示,去年腾邦国际营业利润亏损16.11亿元,同比下滑717.98%。今年,腾邦国际的业绩颓势仍在持续。该公司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今年1-3月净利润亏损6500万-7000万元。

前途未卜

北京滳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立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虽然债务人到期不能清还债务,债权人都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但由于进入破产程序后,法院会把被申请企业所涉及的所有债权进行清算,申请人未必能如期得到债务清还,而且还要垫付大量的费用,所以只有在债务人资源差、明显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债权人才会选择这条道路。

朱立新介绍,根据经验来看,被申请破产清算后,债权人和债务人往往会通过折中的方式寻找和解方案、签署还款计划、推迟还款时间,并不一定会真正走到债务人破产这一步。然而即便如此,在业内看来,入局的腾邦国际能否保全自己、避免破产,还是一个未知数。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下半年起,腾邦国际就已存在部分债务逾期,致使多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截至4月11日,腾邦国际及子公司累计冻结账户账面余额2900.34万元。

而且,在如今这一特殊时期,腾邦国际想要“重操旧业”,似乎也已很难实现。4月17日,民航局发文要求,航空公司在国际航线疫情防控政策实施期间,要对国际机票全部采取直销模式,全面叫停机票代理。

在资深民航专家綦琦看来,目前,在我国全面“收紧”票代业务后,机票代理商基本已经没有了可做的业务空间。与此同时,上述知情人士还透露,腾邦国际的旅游业务板块主要都是依托喜游国旅及其下属子公司展开,喜游国旅的“不受控”,也增大了其旅游板块业务的不确定性。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杨卉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